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相关阅读金光佛论坛777753
发布时间:2020-01-27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简介:【火爆爽文,万人跟读】他是魔影杀手,他是兵王之王! 神秘部队的天之骄子,为了一个不能说的任务,龙卧花都。 一双铁拳,打遍阴暗角落的魑魅魍魉。 一柄军刺,刺碎城市森林的生存法则。 我是丛林兵王,在都市,我,亦是王。 绝色老板娘:“杨飞,你丫把欠老娘的八百块房租交了,再到这里吹牛!”...

  老头凄厉的叫声,响彻半条街:“谁家闺女还在外边溜达?杨飞那小子回来了,赶紧关门关窗!”

  杨飞目瞪口呆,看着几根鸡毛,从一幢商住楼的二楼上,飘飘悠悠落下,飘到他的眼前。

  那饰物是个掏空火药的子弹壳,林子用刻刀,在小小的黄铜子弹壳上面,雕了一条龙形的纹饰。

  她染成酒红色的长发,发梢微微有些卷曲,衬着温柔精致的一张鹅蛋脸,显得无比清丽娴雅。

  她的声音颤颤巍巍:“李红,你扶好楼梯,姐有点害怕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好端端的灯箱,说坏就坏了。”

  刚走了两步,她又转身过来,明亮的大眼睛,满是嗔怒:“灯箱交给你,给我赶紧修好了,哼!”

  林雪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一边咚咚咚敲门,一边打趣杨飞:“敢情混蛋还分好坏啊?”

  杨飞大义凛然地挺直了腰杆,说:“正宗的混蛋,有理想,有情操,有骨气,有情义,可以称之为四有混蛋,当然是好人。”

  “实话不瞒雪宜姐说,区区在下我,便是正宗的四有混蛋,不折不扣,童叟无欺。”

  林雪宜从女士小包中,拿出一百块钱砸在黄毛的脸上,恼怒地说:“你这样干,本港台开奖,香港本港台开奖直播,香港本港台开奖直播网,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j2,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39,要出人命的。”

  随即,她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头:“这里面还有个女孩呢,怎么办?”

  她一眼看见杨飞鬼头鬼脑的样子,不由得提高了声音:“杨飞,你狗眼睛看哪呢?”

  “雪宜姐,我可是个纯洁的人,我只是觉得她脖子上的这个饰物,有些新奇而已。”

  “如果被我猜中的话,这个女人的身份,何止仅仅只是不简单而已“

  林雪宜见他眼神灼灼,二话不说,伸手就抓起桌子上的鸡毛掸子,杨飞拔腿就逃,一直退到门外去。

  “雪宜姐,根据你的过激反应,我可以认为你吃醋了吗?放心啦,她不是我的菜,我只喜欢你。”

  外面顿时传来杨飞鬼哭狼嚎的声音:“救命啊,谋杀亲夫啊”

  她拉了棉被,紧紧裹着女人的身子,说:“帮我把她扶到卫生间,放到浴缸中。“

  杨飞敬了一个标准的的礼,弯腰下去,连被子带人,一股脑儿抱了起来,然后走进卫生间中。

  林雪宜把浴缸之中放满热水,说:“接下来的事情,交给我就好了,你先出去。”

  ”要不,我留在这里,发挥特长,帮雪宜姐分忧解难呢”

  ”可是我们的麻烦也来了,马六这个人不好惹,这一次得罪了他的人,可能很快就会过来找麻烦。”

  “善人自有天佑,不行的话,咱们就报警吧,我不信警察能任由那些小混混乱来。”

  听了杨飞的话,林雪宜的担忧之色更浓了,摇了摇头,说:“你刚刚来,不了解情况。“

  ”马六这些人,天天在这街上打架寻衅滋事,也不犯什么太大的罪,就算警察到了,也顶多治安拘留了事。”

  “咱们做生意的,求财不求灾,你要是招惹了他们,不是天天在你门头放火,就是给你门面上泼油漆泼大粪。“

  林雪宜看着杨飞的脸色不好看,叮嘱他说:“待会儿马六铁定过来找麻烦,你忍着点。“

  “我尽量吧,你也知道,我这个暴脾气一上来,连我自己都打,那些小子别过分就成。”

  ”真是惹不起这些人啊喂,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
  她也没有想到,刚才在房间之中,狼狈不堪的女孩,沐浴之后,竟然美得倾城倾国。

  “谢谢姐姐救了我,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。”

  “我今天刚刚到燕南市,到酒吧之中略微坐了坐,谁知道刚喝了一杯果汁,就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等我再醒过来,就到了这个地方,姐姐,要不是你,我可实在太感谢你了。”

  ”你如果想报恩的话,就认准飞哥吧,随便给个几千块钱花差花差,也就够了。”

  他慷慨激昂地说:“当然,如果你觉得飞哥恩重如山,非重金不足以酬谢救命之恩的话“

  ”你随便给个十几万,飞哥看你心诚,也就笑纳了”

  “雪宜姐,我只是想帮助这位美女,解除沉重的心理负担而已,助人乃快乐之本嘛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林雪宜哼了一声,一针见血地揭发了杨飞的阴谋,金光佛论坛777753,就在此时,外面有人惊呼:“马六来了。”

  酒店门外,七八个穿着花花绿绿,身上纹着刺青的家伙,簇拥着一个黑胖子,便直接闯进了酒店。

  杨飞看着马六,懒洋洋地往前面站了站,把林雪宜护在身后,淡淡地说:“我。”

  他故意加重了语气:“还有,交出那个女人,不然的话”

  他在这一条街上,作威作福惯了,哪里容得杨飞这样一个小小服务生,当场驳他的面子?

  “今天咱们酒店,和这位黄毛兄弟,只是一点小误会,这点钱,兄弟们拿去喝茶,就当阿雪向您赔礼道歉了。”

  “只是今天晚上实在走不开,你看能不能改天”

  只听一声闷响,马六魁梧的身子,突然好像出膛的炮弹,直接从酒店门口,飞了出去。

  他的身子,好像煮熟的虾米,向后弓了起来,两只脚完全离开了地面,人在空中,嘴角有血沁出。

  而他身上巨大的冲撞之力,将身后的几个小混混,撞得人仰马翻,成了滚地葫芦。

  杨飞这小子因为口花花逗人家小姑娘,被一个老太太挥舞扫把,赶得满街抱头鼠窜呢。

  ①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投稿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②如相关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,读者热线 。